专家们认为

    2020-01-11 05:17

    郑州东赵遗址自2012年开始发掘,迄今已有龙山文化晚期、新砦期、二里头时期、早商二里岗期和两周时期等重大发现。(完)

    4月9日,由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合作发掘的郑州东赵遗址,入选“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它的神秘面纱也被当地文物部门公之于众。

    9万余平方米的二里头时期的城址城内,还发现一座称之“罕见”的二里头文化二期的卜骨集中埋藏坑,这些卜骨应为完整放置,分属近20个个体。专家们认为,这对研究先秦时期的占卜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上述儿童骨架发掘自距今3000多年前的二里头时期城墙基槽内,考古专家们判断“应与祭祀活动相关,这一现象系同时期遗址首见”,认为“对于研究延续至很晚的世界范围内的以婴幼儿、圣婴祭祀神灵的巫术行为,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

    而在新砦期城址南墙外,则集中发现了40余座灰坑。灰坑口部均为圆形,大小相若,五、六座为一组,分布规律。专家或认为是仓储类遗存,或认为与祭祀有关。

    考古发现,距今3000多年前的中国已有儿童用于祭祀活动。位于中原腹地的郑州东赵遗址内,就发现有二里头时期的儿童骨架,专家们判断应与祭祀活动相关。

    二里岗期大型夯土建筑基址为回廊式建筑,3000平方米的总面积是目前发现规模仅次于偃师商城的早商建筑基址。但该宫殿的主人身份尚属未解之谜。

    郑州东赵遗址内发现三座先秦时期城址,分别是新砦期城址、二里头时期城址、东周时期城址,以及商代二里岗期大型夯土建筑基址。“三城”和基址相连,集中分布在河南省郑州市城郊一处100余万平方米的范围内。

热门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