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造成沿江高速开通初期

    2020-03-17 02:31

    记者从市交委了解到,沿江高速沙井互通也已纳入沿江高速二期工程,并将与深中通道深圳侧接线及广深沿江互通立交一并建设。经广泛征求沙井片区意见,沿江高速沙井互通将采取顺接沙井南环路的方案。目前正组织建设单位开展工程可行性报告编制等项目前期工作,计划2014年底开工建设,预计2017年底建成通车。

    ■相关新闻

    根据原路网规划,广深沿江高速深圳段原规划设置了田园、福永、机场、西乡、前海和月亮湾共6座互通立交,实现沿江高速与西部通道、月亮湾大道、南坪快速路、西部疏港路、深中通道、机荷高速、福永大道、外环高速等高快速路和城市主干道的衔接。但受规划调整、深中通道建设以及外部建设条件制约,部分立交尚未建成,这也造成沿江高速开通初期,其原设计的和机场、前海等接驳的功能没有实现。

    出租车及自驾出行问题多

    无缝接驳还有多远?

    住在南山的朱小姐是一位喜欢“尝鲜”的深圳市民,自从沿江高速开通后,她就很早体验了走沿江高速去广州的全程,让她无法忘记的是沿江高速一路海上驾驶的快感和经过机场看飞机降落的场景。也正因此,在她的印象中沿江高速距离深圳机场新航站楼很近。

    据了解,深中通道将于2015年底开工建设,而深圳目前正力争机场互通立交先于深中通道开工建设。

    前不久,深圳市政协委员吴斌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把深圳机场创建成为“国际上最具体验式机场”的若干建议》,他提到,“新航站楼启用至今,总体情况是安全、有序的,但在对旅客提供流畅便捷、无压力的服务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

    该委介绍,深中通道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需上报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审查,而机场互通立交则已纳入沿江高速二期工程启动前期工作。该负责人表示,深中通道计划于2015年底开工建设,而该委则将加强与省有关部门的协调沟通,加快推进沿江高速二期工程勘察设计等前期工作,力争先于深中通道开工建设。

    目前,这一立交的建设受制于深中通道建设方案的确定。市交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沿江高速一期工程建设时,根据省交通主管部门的要求,该立交暂缓建设,待深中通道海上工程方案基本确定后开展。

    记者日前也专门实地考察了这条路线。从沿江高速福永出口出来后,记者前往机场,记录共行驶了14.4公里,耗时近半个小时。而到达机场新航站楼后,记者又驱车前往沿江高速的西乡出口,这一次记录共行驶了12.3公里,耗时同样在半小时左右。两条路线无论是下高速去机场还是从机场去沿江高速,沿途都比较少有沿江高速或是新航站楼的指引。

    截至本月初,深圳机场新航站楼已运行满百日。为了进一步完善服务,深圳机场近期重新修订了《服务白皮书》,拟于本月底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随着新航站楼的启用,此前广受诟病的交通接驳等问题,目前是否得到了有效缓解呢?

    “那次差一点就误了朋友的飞机,经过这次经历后,我再也不敢走沿江高速去机场了。”朱小姐告诉记者。记者随后也在多个深圳网络论坛发现了有类似经历的市民,他们多是走沿江经过机场新航站楼时感觉近而选择这条路,但走过之后就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驾车行驶在沿江高速上,看着旁边近在咫尺的深圳机场t3航站楼和忙碌起降的飞机,就有不少深圳市民想着,既然地铁开通至新航站楼还需好几年,那么走沿江高速去新机场是不是最便捷的方式?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沿江二期将与广深高速互通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此前由于前海定位的重大变化和规划调整而取消修建的沿江高速前海立交,也在近期设置一对匝道对接已建好的疏港道路,以方便西部港区的疏港交通上下沿江高速。

    新航站楼启用之后,公交接驳问题一直广受市民关注。由于地铁1号线无法无缝接驳新航站楼,乘客需在地铁后瑞站出站后,再转乘公交专线m416才能到达目的地。

    旅游大巴停车时间不足

    记者了解到,前海片区疏港路与沿江高速连接工程已于2013年12月正式动工。工程预计今年8月底前完成陆上工程,10月底前完成海上工程。

    除了交通接驳这一“老大难”问题之外,吴斌还反映,深圳机场的停车服务还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对于团体旅客乘车及车辆停靠等方面,应当提供更多人性化服务。“首先,整个航站楼没有设置团体旅客集合处、乘车处、下车处,使旅行社团体旅客的集合地点临时安排,不便旅行社导游人员配合航空公司办理登机、托运行李手续。”

    核心摘要:据了解,深中通道将于2015年底开工建设,而深圳目前正力争机场互通立交先于深中通道开工建设。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沿江高速和机场新航站楼接驳不便正是源于机场互通立交尚未建成。

    据悉,目前旅客反映较多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乘坐出租车以及自驾出行等方面。比如,出租车排队通道太少,遇到排长队的时候,往往要等很长时间。在自驾出行方面,由于机场周边附近路网指引社会车辆进入航站楼的路标还不够明显清晰,社会车辆常常要越线、跨线才可找对道路,也给出行市民造成困扰。

    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沿江高速和机场新航站楼接驳不便正是源于机场互通立交尚未建成。据介绍,该立交是沿江高速与机荷高速—深中通道(深圳—中山)之间的交通转换节点,也是沿江高速进出深圳机场的互通立交。如该立交建成,则沿江高速可直接出到机场南路从而与机场无缝接驳。

    机场立交力争明年底前开工

    新航站楼启用百日

    吴斌在提案中建议,相关部门应当对新航站楼周边路网重新作出系统规划,设置清晰明确的路标和指示牌,方便自驾车旅客快速抵达新航站楼。

    此外,对于沿江高速的接驳不便,沙井片区的居民表示该片区车辆目前只能通过福永互通上下沿江高速。由于福永互通距离沙井片区较远,沙井片区车辆不能快速上下沿江高速,对沙井经济发展会造成较大影响。

    作为定位城市交通分流功能的沿江高速,此前有规划建设机场互通立交,从而实现沿江高速和机场南路的接驳,使得下高速后几分钟即到达机场。但据记者了解,机场互通立交的建设受到深中通道海上工程方案的影响,由于深中通道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仍在发改委和交通部审查,将等待深中通道海上工程方案基本确定后才能确定机场互通立交的建设方案。

    今年3月,恰逢一次要送朋友去机场的机会,朱小姐没有多想便载着朋友上了沿江高速直奔机场。凭着经验,她选择了从福永出口下沿江高速,一下去“就傻了眼”。朱小姐告诉记者,从福永下沿江高速后到了一个叫福海大道的路,“那个地方感觉很荒凉,周边都是工业区,不知道再怎么去机场,也没有道路指引”。朱小姐只好继续往前走,看到宝安大道的指示后就开上了宝安大道,最后沿宝安大道经过老机场后才到达深圳机场新航站楼。

    此外,由于深圳机场新航站楼转场期间,交警部门将离港平台设置为交通繁忙路段,实行车辆限时停车、即停即走的交通严管措施。在经过数月运营之后,有市民却发现,由于机场停车下客通道分内道和外道,内道机场管,外道交警管,3分钟停车限制对于小车下客问题不大,但对于旅行社的40—55座旅游团大巴影响较大。

    “特别是国际旅游团队,大件行李多,老年人多、妇女多的情况下,3分钟内无法全部下车,旅客常常被交警或保安驱赶。”

    走沿江高速去机场并不方便